當前位置: 首頁 > 學術專欄 > 農史文獻研究

農史文獻研究

農史文獻研究

一、農業歷史文獻與農業歷史文獻學


    歷史文獻與歷史文獻學的概念早已有之,“農業歷史文獻”與“農業歷史文獻學”是嫁接移植而來的概念。在此,我們試對農業歷史文獻與農業歷史文獻學加以界定。


    農業歷史文獻實際上就是古代農業文獻。在我國,其起迄時代大體上上自殷周“有典有冊”這后,下到1840年鴉片戰爭前后。在這數千年間,所有的講述農業生產或以講述農業生產為主的文字載體,都應算是農業歷史文獻。其中包括有關甲骨文、鐘鼎文、石刻、簡策、縑帛、紙寫手卷和雕版印刷的各類農書,而尤其以后者為主。


    隨著時間的推移,農業歷史文獻不僅會與后世產生語言障礙和文字隔閡,而且在長期流傳過程中,難免產生散佚、文字訛誤、衍脫以及偽濫等情況,農業歷史文獻學就是通過注釋,著錄、校勘、辨偽、輯佚等,來解決上述問題,使農業歷史文獻能夠按照其原有的面貌流傳下去。簡而言之,中國農業歷史文獻學,就是對我國歷史上的農業文獻進行注釋、著錄、校勘、辨偽、輯佚等的專門學問。


    以往對農業歷史文獻、農業歷史文獻學以及農書等概念之間的關系常用混淆,或者有不同看法,上面試加以界定,以就正于學界。


    二、農書的概念、著錄及分類


    1、農書的概念 農書是農業歷史文獻的主體,有時甚至把農書等同于農業歷史文獻。關于農書的定義,有好多種說法。石聲漢先生認為:“專談農業生產,或至少以農業生產為主題的才是農書”。王毓瑚先生說:“農書是講述農業生產技術以及與農業生產直接有關的知識的著作。”經濟史學家巫寶三先生說:“農書在于講求組織生產要素和總結生產經驗以及利用已知的技術知識。”農史學家張波教授認為:“農書是記載我國傳統農業生產知識的著作,其內容以農業生產技術經驗為主,兼及農業經營管理和農本思想。”以上幾種說法均概括出農書的性質和基本內容,同時也大致圈定了農書的范圍。


    在學術研究中,因著眼點之不同,農書又被人們稱為:“農家書”、“農事書”和“農學書”,考察這些稱謂形成的歷史,似乎早期多稱農家書,中期稱農事書,晚近稱農學書,反映出人們對農書認識的逐漸深化。若循此理解農書的概念,或可更好地把握農書的內涵。


    2、農書的著錄  歷代史志書目有“子部·農家類”著錄農書。但對于農書的范圍及某些書籍的歸屬問題,歷來分歧很多,農書的界限游移不定。 主要是由傳統農業生產的綜合性的復雜性所決定的,也與農書本身的撰寫特點和著錄者的認識有直接關系。


    歷代公私書目“子部·農家類”在收錄書籍的同時即包含著對農書范圍的認識,只是標準極不統一。總的來看,古代農書著錄范圍可以分為以下三種情況:一是只限于綜合性農業著述,不包括各論性的農業著述。這一類范圍最狹而出現最早。如《漢書·藝文志》、《隋書·經籍志》等。二是除著錄綜合性農業著述外,兼著錄記載蠶桑、水稻等主要衣食原料的生產方法的專著,但不收載其它如園藝、林木、畜牧、獸醫等方面的著作。這一類宋末《直齋書錄解題》開期端,《明史·藝文志》、《四庫總目提要》等繼之而出。三是除全面包括所有農業著述外,還包括一些非農業著述如《錢譜》、《香譜》以及一些醫書、占卜書。這一類范圍最廣,大都流行于宋代前后,就舊《唐書·藝文志》、《宋史·藝文志》以至尤袤《遂初堂書目》等均如是著錄。


    收錄范圍過狹,必然有大量農書流入其他類目;范圍過大,又使許多與農無關的書籍被收入農家類。另外,如果我們跳出“子部·農家類”的范圍,稍稍放開視野,就會看到不論農家類收書范圍大小,除子部外,其它部類如史部、集部甚至經部也有一些農書。


    3、農書的分類  從目錄學角度看,農書分類既符合圖書類目細分的歷史趨勢,又有重要的學術意義,所謂“部次條別,將以辨章學術,考鏡源流。”農書的分類以其數量為基礎,過去,農書著錄散亂、薄弱,導致其分類似無從入手,對農書的研究和利用造成很大障礙。近代以來,特別是新中國成立之后,有不少學者本著古為今用的原則,致力于祖國遺產的整理工作,大量農書被發掘清理出來,幾種重要農書目錄如北京圖書館《中國古農書聯合目錄》,王毓瑚《中國農學書錄》、日本天野元之助《中國古農書考》等的收書數量都在五百種左右。農書數量之多,內容這豐富,令人稱奇,農書分類亦隨之產生并不斷走向完善。這些分類或出于編目之需要,按照近代農學門類對古代農書辨義定類;或出于農史研究這需,辨義定類與辨體定類相結合,按照農書的體裁及內容特點劃分農書為若干類型。今天來看,農書分類有逐漸走向統一的趨勢和要求,以便在一套基本的類目形式下包容古代農書,反映其內容屬性,而不是一味地標新立異。分類原則應當是參照現代農學學科,依據農書本身的特點,從傳統農書的內容體系中去尋找合理的類目結構,特別是要把握住幾部大型農書的內容布局,并以其作為衡量分類優劣的重要標準,以便適應農書利用和農史研究之需要。


    下面我們將農書的分類情況予以總結:


    按農書的體裁及內容范圍分:

    (1)綜合性農書

    (2)農家月令書

    (3)通書型農書

    (4)天時、耕作、農具和農田水利專著

    (5)各種專譜

    (6)蠶桑專書

    (7)畜牧獸醫書

    (8)野菜專書

    (9)治蝗書


    按撰修者劃分:

    (1)官修農書

    (2)私修農書


    按內容的地域性劃分:

    (1)全國性農書

    (2)地區性農書


    按農書的內容屬性分:

    (1)農業通論

    (2)農業氣象、占候

    (3)土壤耕作、農田水利

    (4)農具

    (5)蟲害防治

    (6)農作物(糧食、經濟作物)

    (7)蠶桑

    (8)竹木

    (9)園藝通論

    (10)蔬菜及野菜

    (11)果樹

    (12)花卉

    (13)畜牧獸醫

    (14)水產


    三、農書的起源和歷史演進


    1、農書的起源  農書的起源以農業生產知識的積累為基礎,以書籍載體的出現為前提。原始農業時期,人類種植牧養的經驗僅限于口傳手授,只有在文字和書籍產生之后的商周時期,農事知識的記載才成為可能。由于農時掌握在早期農業活動中居于首要地位,有關的技能和經驗便最先累積為一定系統并被匯編成書,作為指導生產的依據。商周時成書的《夏小正》應看作農書萌芽的標志。春秋戰國時期,傳統農業逐步確立,人們干預自然的能力加強,注意力由天時轉向地利,土壤耕作的原理原則和技術措施有了很大發展;加之當時學術環境優宜,專門農書最終形成。現有的《呂氏春秋》“上農”、“任地”、“辨土”、“審時”四篇農學論文以及《管子·地員篇》等可看作農書形成的標志。農書的起源,不僅對我國歷代農學著作的內容、體例有深遠影響,而且奠定了中國傳統農學成長的基礎,可由此探知中國傳統農學的淵源及發展特點。


    2、農書的歷史演進    農書產生之后,數量代有增加,形式和內容不斷傳承、演變,經久不衰,形成一大類別具特色的農業科技文獻。縱觀農書發展,宋元以前,主要是農書類型增加和內容、結構不斷完善;明清時期則表現為專業性、地方性農書數量空前增加。這首先是由傳統農業生產的發展特點所決定的,也與各個歷史時期的政治、經濟和文化狀況密切相關。下面將農書的發展劃分為三個時段,并說明每個時段的發展特征及具體表現。


    (一)、漢魏時期初具規模。表現在農書種類的數量增加;綜合性農書趨于完善(出現《汜勝之書》、《齊民要術》等重要農書);農家月令書創立(《四民月令》問世)。


    (二)、隋唐宋元全面發展。主要表現在:南方農書問世(陸龜蒙的農具專書《耒耜經》);官修農書的產生和發展(唐代《兆人本業》和北宋《真宗授時要錄》均亡佚,元代《農桑輯要》是我國現有最早的官修農書);耕織圖產生(樓璹《耕織圖》圖文并茂的形式對后來的農書產生了深刻影響);大型綜合性農書的發展(新增《農桑輯要》、王禎《農書》等頗具特色的綜合性農書);農家月令書的演變(唐代有韓鄂《四時纂要》,元代有魯明善《農桑衣食撮要》);專業性農書種類齊備。


    (三)、明清盛極而衰。主要表現在:地區性農書顯著增多(《沈氏農書》反映杭嘉湖地區的稻桑生產,劉應棠《梭山農譜》反映江西奉新農業,何德剛《撫郡農產考略》有關撫州農業,張宗法《三農紀》主要講四川農業,姜皋《浦泖農咨》有關蘇滬地區農業,祁寯藻《馬首農言》和楊秀元《農言著實》分別講述山西農業和關中農業等。);專業性農書大量涌現(明清專業性農書數量很多,涉及到蠶桑、花卉、果蔬、牧醫、治蝗、水產、救荒、氣象等各個方面,其中花卉、果蔬著作多以譜錄形式出現。);救荒治蝗著作不斷出現(救荒書以明代朱橚《救荒本草》為代表。);傳統農學理論的體系化(產生南京溧陽馬一龍《農說》與關中楊屾《知本提綱·農則》兩種農學理論書);出現具有總經意義的大型綜合性農書(徐光啟《農政全書》、清代官修《授時通考》);農書的的衰亡(西方的近代農學傳入中國,傳統農書衰落,但傳統農業技術和經驗長存)。


    四、農書中的農業技術知識體系和農業思想體系


  1、農業技術體系 在農書系統中,每一部農書都有其特定的內容體系,這些內容相互傳承,不斷演進,反映出各種農業技術的發展脈絡。全面考察歷代農書,可以看出其技術內容主要包括土壤耕作、作物栽培、栽桑養蠶、畜牧獸醫、園圃、農產品加工、農具等七個方面。其中土壤耕作往往列為農書的開篇總論,是農書內容體系之核心,表現出傳統農業的重要特點。圍繞土壤耕作,因作物不同而有相應的栽培管理技術。在作物栽培中,又始終以糧食作物的種植為主體,對其選種、播種、中耕除草、施肥、灌溉、病蟲害防治、收獲等各個技術環節都有論述,中國農業的精耕細作即主要針對糧食生產而言。除糧食作物栽培之外,農書中還記載了豐富的蠶桑、畜牧獸醫、園藝、農產品加工技術,體現出以糧為主,五谷桑麻六畜多種經營的農業生產格局。農業生產工具是從事農業生產的基本條件之一,它和有關技術措施是相互促進、相互制約的關系。農書在談論具體農業技術的過程中,均要間接或直接地涉及到有關農具的材料,還有的農書以記載農具為主或專門記載農具。


    2、農業思想體系  農書中的傳統農業技術經驗是其內容主體,但遠非其內容的全部,農書中還包含了各種與農業生產技術有關的思想、理論和原則,它們大體上可分為重農思想、農學理論和農業經營思想等相互聯系的三個方面,是傳統農書立論,乃至寫作和行世的依據。其中農學理論是傳統農業思想的核心,它由三才學說,三宜原則,風土論,陰陽五行學說,用養結合、地力常新壯的土壤學理論等組成。正因為有了這些思想和理論的指導,中國傳統農業才能歷數千年而不衰,因此也保證了中華文明的長期延續和不斷發展。已故著名農史學家石聲漢教授曾指出:凡真正從生產實踐出發,具體實在地認識了生產過程中所用技術知識的理由,才歸結為原理原則的,便不會虛妄。這些原理原則,無可避免地會自己匯集成為一個思想體系或系統認識。


    上面大致勾勒出農書的技術內容體系和農業思想體系,詳細的闡述從略。


    五、中國農書的特點


    從春秋戰國至清末,中國官私撰著的農書共有500多種,至今尚存和被輯佚成書的也不少于300種,其體例完備,內容豐富,代有傳沿和創新,為世界農學史所罕見。西方由古希臘到十四世紀封建制開始解體的傳統農業時期,也有幾十種農書問世。相比之下,西方農書數量少,體裁單一,內容體系等與中國農書更有許多差異,這些差異的造成有一定的社會歷史根源。通過中西農書之對比研究,可以進一步闡明中國農書的特點,進而認識中國農業的獨到之處。


    1、中國農書的類型特點:中國農書不僅數量大,而且種類繁多。既有綜合性農書,還有月令體農書和專業性農書;既有全國性農書,也有地方性農書;既有私修農書,也有官修農書。


    西方農書大多屬私人撰寫的地方性、綜合性農書,其篇幅比中國的大型綜合性農書要小得多,古羅馬時代加圖的《農業態》、瓦羅《論農業》、十三世界英國享利《農業論》等。它們僅是當時當地農業生產技術和經營管理經驗的總結,相互征引少,比較注重實用,與中國的小型地方性農書有某些相似之處。特別是各時代農書之間的“斷層”較為明顯,不像中國綜合性農書那樣具有較強的骨干性和傳承性。


    中國月令體農書獨具一格。在中國農書中,全部或部分采用以時系事體例寫就的農書有二十多種,從農書萌芽時的《夏小正》到農書初興時的《四民月令》,再到農書終結時的《農圃便覽》、《授時通考》等,月令體農書不斷沿革,形成中國傳統農學的一個顯著特色。西方農書中也有以時變事體例寫成的農書,不過比較少見,更未形成一定體系,如公元4世紀古羅馬帕拉迪阿斯的《農事論》即是以農事歷形式寫成的的農耕詩,逐月記述了有關葡萄、橄欖等的栽培管理技術,公元1771年有英國阿瑟揚《農家歷》出現,羅馬時代加圖《農業態》中則有“四季農事安排”部分等。比較而言,西方以時變事的農書遠不如中國月令體農書那樣嚴整規范,僅是將一年粗略地劃分為若干季節,據此安排的農書內容一般注重于葡萄、橄欖的栽培和飼草種植,不像中國月令體農書那樣涉及到農業生產甚至農家生活的各個方面。這種差別的根源在于古代中西方自然條件及農業經濟制度之不同。


    中國的專業性農書種類很多,涉及到耕作、蠶桑、果蔬、花卉、畜牧獸醫、治蝗、野菜等各個方面。西方則很少見到這樣的農書。這可能與中國社會歷史長期延續、文化相對穩定有關。


    2、中國農書的內容特點  中西農書的材料構成,各章節的詳略和立論依據之不同實際上體現了各自所反映的農業生產以及技術體系的特色。


    縱觀中國農書,其內容相互沿襲,材料象滾雪球一樣愈滾愈多,更多漸進性而少有大的進步,這種現象越到后來越為明顯,以至于明清時的許多農書幾乎成了前人文獻資料的匯輯。西方農書也無例外地引用了前人農書和文獻中的典故及技術經驗材料,如古羅馬瓦羅的農書就引用了古希臘思想家色諾芬、同時代的加圖等人的著作,而瓦羅的作品又成為以后論述農業的作者如科路美拉等的重要寫作依據。不同的是西方農書常以論述作者本人的生產經驗為主,對別人的材料或見解直接提出辯駁,融匯在自己作品的字里行間。特別是中世紀之后,西方農書已呈現出新的面貌,逐漸擺脫傳統的束縛而走向近代科學。


    中國農書中,糧食作物及相應的技術措施始終占據主導地位,畜牧技術則顯得很薄弱。在西方,羅馬時代的農書中很少提及谷物生產,不過僅有的文字反映出,當時比較進步的農業也很重視土地耕作,已認識到了豆科作物的肥田作用。《亨利農書》反映出,中世紀封建莊園以種植谷物為主,但耕作很粗放。西方農書內容的主體部分一般是家畜的飼養管理,這正是西方農牧并重型農業之反映。中西方農業的這種內容上的差異,也有一定的經濟根源。中國很早就形成土地可以自由買賣的地主經濟,它以分散的五口之家為經營單位,在人口增殖,剝削苛重的情況下,個體農戶在一小塊土地上,通過精耕細作竭力增加糧食產量,維持生計。Grass在其《歐美農業史》一書中說過:“即使上古的人,也知道當心守護的田地,能夠比不當心守護的田地多養幾個人;或是同一塊地,栽種作物可以被用作牧場時多產些食物”。在中國,一般農戶土地面積很小,經濟能力脆弱,常常連人也食難裹腹,何以飼養家畜。相應地,中國農書有關畜牧的內容總處于附屬地位。而西歐農業自撂荒制后就進入“二圃制”或“三圃制”,這種耕作制不僅留有養畜的牧場,而且休閑地和作物收獲后的耕地也用于畜牧,近代“草田輪作制”中的留有飼料地,所以西方傳統農書中有關畜牧的內容總是占很大比例。


    中國農書立論的核心依據是天地人“三才”學說,比較強調在農業生產中發揮人的能動作用,“三才”理論在中國農書中不斷得到闡發和應用,成為中國傳統農學的指導思想。西方農書則沒有這種哲理性較強的總論文字,卻常從生產實際出發用詩歌或對話體來探討農業的本質和目的。瓦羅《論農業》說到農業“教給我們在各種不同的土地上,要種怎樣一些莊稼和使用怎樣一些方法,什么樣的土地能不斷地提供最高產量。”這種明確切實的提法,與現代科學概念更為接近;瓦羅分析的影響農業生產的四個要素:水、土、空氣和陽光也更具體,貼近作物生長的環境,16世紀這后,由于農業生產基礎理論如植物學、解剖學、農業化學等實驗科學的發展,西方農書便對農業的本質及影響因素等有了較為科學的認識,而中國農書以籠統抽象的“三才”理論為總綱的農學思想一直沒有多大變化,甚至陷入“陰陽五行”的哲學觀念中不能自拔,阻礙了農業科學技術的進步。


    中國農書在寫作、流傳方面也有一定特點,簡單地說,一方面由不同身份和層次的人寫作的新農書不斷問世;另一方面,有些農書產生之后,多次刊印,廣為流傳,影響深遠,與西方農書的情形形成明顯對照。就農書的編著者和寫作特點來看,中國農書可分為官修農書和私修農書兩類。官修農書是由皇帝招集官員共同編寫的,私修農書的作者成份很復雜,有縣令、太守以至宰相等各級官僚;有進士、舉人,也有以教書為生的秀才;有大小經營地主;有隱居不仕者或半耕半讀者;還有許多文人學士。農書作者身份各異導致中國歷代產生了形形色色的農書,其中大多數著作是通過對前人材料的歸納整理而成的,寫作上表現出長于綜合的特點。相比之下,西方農書的作者以莊園管理人和對農業生產有豐富經驗的學者或官僚為主體。農書出自這些人之手,其體例往往不很嚴謹,常以對話體或詩歌體寫就,不大注意資料的征引和積累,顯得輕松、流暢,隨時體現出作者的親知。


    六、農書的價值


    我國農書集中記載和反映了傳統農業的科技知識和生產經驗,在浩如煙海的古代文獻中獨樹一幟,成為中華民族寶貴的農業遺產和文化財富,極受珍視。它對于研究傳統農業科學發生、發展的過程和規律,探討中國農業的歷史特點,吸取傳統農業精華,為現代農業發展服務,以及進行中華民族歷史傳統教育和文化建設均具有重要的文獻資料價值和現實意義。


    1、文獻資料價值  我國傳統農業歷兩千余年,其間積淀了豐厚的農業技術知識和生產經驗。這些知識和經驗一方面通過歷代勞動人員口傳手授,在生產實踐中不斷發展、完善;另外一方面則由農學家和平民知識分子加以記載和總結,寫成農書。相對其它典籍來說,農書的農學內容十分豐富、系統。它廣征博引,匯總了其它各種文獻中有關的農業生產知識;相互傳承,以輯錄前代農書的為慣例,保存了許多早已散佚的珍貴資料,而且將各種門類的資料按一定體例加以編排,為后人的研究和利用提供了很大方便。農書的這種作用絕非其它部類的文獻所能替代。這可以從農業資料的摘引、保存以及農書典藏兩方面來說明。


    2、學術研究價值  我國古代農書以記載農業技術知識和生產經驗為主線,自成體系,反映出傳統農學的發展脈絡以及傳統農業的結構和特點,是農史研究的基礎,近現代我國的農史學術在很大程度上是因農書而興起和發展的,其它方面如科學史、生物史、經濟史等的研究也都大量運用了農書中的材料。可以說,探討傳統農學的發展過程和規律,研究我國農業生產的歷史特點,考辯農事名物和農業技術起源,絕對離不開農書的利用。


    3、科學價值  著名科學家竺可禎曾說過:“我們的農書、醫書和道藏,卷帙浩繁,里面保存著不少寶貴的資料,可以提高生產,增進健康”。我國農書記載的農業技術知識和經驗,是古代勞動人民長期生產實踐的結晶,其中的很多內容不乏科學性和合理性,仍可在今天的生產和科研中加以借鑒、改造和利用。考察當前的農業,亦隨處可見傳統技術的烙印。


    漢代農書的帶肥下種、水稻移栽、區田法和溲種法,魏晉南北朝的種植綠肥、以蟲治蟲,浸種催芽、水稻烤田、果樹嫁接、果園熏煙防霜技術,元代的棉花整枝、青飼料發酵技術,明清的小麥育苗移栽技術等至今還有利用。有的經過改造后,還被作為先進技術予以推廣。


    就農書的科學思想而言,漢魏農書總結的一套防旱保墑技術,使我國農業長期以來能夠抵御干旱威脅,至今仍有很強的生命力,為北方旱作農業區所沿用遵循。宋元時的一些農書總結了歷代的施肥經驗和肥料積制方法,其實質是在糧食生產的基礎上,充分利用農副產品作為家庭能源或作為家畜飲料,然后將草木灰、炕土和家畜糞便等作為肥料送入田地,以促進地力,保證作物生長。清初《補農書》中描述了太湖流域農業中的互養關系,池塘養魚、塘泥肥桑、桑葉飼蠶,這種情形至今仍常見于南方。循環利用、降低能耗的技術經驗注意了農業內部“相資以生成”、“相繼以利用”的過程,能夠變廢為寶、化臭為奇,在我國目前資金短缺,投入有限,不能給農業以有力支持的情況下很有借鑒意義。另外,歐美發達國家近三百年發展起來的農業雖有一定優越性,但也暴露出了許多問題。特別是環境污染、能源消耗等的嚴重困擾,使國外紛紛從有機農業和生態農業中找尋出路,從中國的傳統農業生產經驗中尋求啟示和借鑒。我們更應發揮自己的農業遺產優勢,從不同層次和方位去探究其合理性和科學性,走具有中國特色的農業現代化道路,促進中國農業的可持續發展。


    4、文化價值  農書屬農業歷史典籍,是中國傳統農業文化的重要載體,而農業文化又是中國傳統文化的核心和母體。隨著新世紀的到來和我國現代化事業的發展,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文化建設變得愈來愈重要。因為文化發展是一個歷史過程,當今的文化建設既要從現實出發,又要繼承和發揚傳統文化遺產的積極成果,這必須借助于包括農書在內的各種歷史文獻,認識文化發展的歷史聯系。具體說在,農書的文化價值至少有兩個方面,第一是反映民族精神。如果說中國歷代的農學家、政治家和文人學士從各自所處的時代對中華民族的農業文化作出了概括,那么這種農業文化傳統的表現則主要儲存于歷代的各種農書之中。在這些自成體系的農史典籍中,以農為本、憂國憐民、講求人與自然和諧統一、家庭本位、重義輕利、注重經驗積累、務實求穩、崇古尚禮、重視教化、勤勞節儉等思想觀念時隱時現,卻從未中斷。所有的這些都包含著深厚的民族性,是中華民族凝聚的精神動力,也是民族生存和發展的內在源泉,正是依靠這些民族精神才維系了中華民族完整而又光輝燦爛的歷史。第二是存留文化傳統。中華民族的歷史文化至今還有鮮活的生命力,對促進具有中國特色的文化建設,推動中國社會政治、經濟和文化的協調發展有重要作用。因為這些傳統文化是中國人民在長期的生產、生活實踐中所創造的,其中不僅有大量生產經驗,而且包含著對社會、人生、人與自然關系的認識和思考,是中華智慧的結晶,與當今的中國社會有固有的歷史聯系。要認清并揭示出這種必然聯系,把鮮明的時代性和濃厚的歷史感結合起來,使我們的文化建設具有深厚的根基和民族的特點,就必須研究和利用長期積累的文化成果和歷史典籍,農書自然不能例外。可以說,研究農書中的材料,吸取其優秀成份,將極大地有益于當今農業生產的穩定和發展,有益于當今的文化建設。


    七、農書的整理


    農書典籍、覆刻、校注古代極少有人問津,農書著錄亦常失之于雜亂疏漏。清乾嘉時期,考據學勃興,少數大型農書沐其余輝,稍得字句校勘。但相對于積淀豐厚的中國農學,清儒的校訂圖點,頗顯空疏和蒼白。近代以來,一些有識之士曾致力于農書的輯佚、編目、評介,只因受時代限制,零敲碎打,未成氣候。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有組織地開展了社會農業遺產的整理工作,農書的搜求、編目、校勘、注釋、今譯、輯佚、典藏、影印等方得以系統進行。先后有一批農史學家、農學家在這一領域長期潛研,辛勤耕耘,成果累累,屢獲國家級獎勵。從五十年代至今,歷經三十余年,基本摸清了農書的家底,先秦至明清時的重要農書全部得以校注整理,一些珍本農書被影印出版。并在此基礎上,逐步建立起農史學科。當今,農書整理已不再是農史研究的重點,但給整個農史學科打下深深的烙印,農史研究曾以之為依托,以農業科技史為突破口迅速崛起,今天又沖開農業科技史之局限,走向更廣闊的領域。有研究者曾對解放后農書整理的方法、淵源、得失、特點以及所取得的豐碩成果,作出了較為系統的總結,詳情可參閱《中國農書概說》一書。


    八、重要農書簡介

    1、《呂氏春秋》“上農”等四篇

    2、《氾勝之書》

    3、《四民月令》

    4、《齊民要術》

    5、陳旉《農書》

    6、《農桑輯要》

    7、《農桑衣食撮要》

    8、王禎《農書》

    9、《農政全書》

    10、《補農書》

    11、《授時通考》

    12、《元亨療馬集》


(惠富平)


如雪直播app安装苹果手机_如雪直播app苹果最新版_如雪直播app下载